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中医常识 > 血必净注射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COVID-19)证据基础及研究前瞻

血必净注射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COVID-19)证据基础及研究前瞻

时间:2020-02-17 14:13:36

人气:

编辑:佚名

标签:

导读: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100700 北京;天津红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301700 天津摘要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COVID-19)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期,血必净注射液作为治疗重症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100700 北京;

天津红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301700 天津

摘要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COVID-19)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期,血必净注射液作为治疗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及脓毒症的代表药物,因其临床疗效突出,证据基础扎实,得到了广大中西医临床呼吸和重症专家的认可及推荐,并被纳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第五版)》中,为了便于临床应用与科学研究,现对其治疗COVID-19的现有证据基础及研究前瞻进行汇总,以期对临床及科研工作者有所启迪。

血必净注射液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中医药

2019年12月,武汉首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随着感染人数的不断增加,疫情蔓延至20余个国家,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此次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并将此病毒引发的疾病正式命名为COVID-19[2]。截至2月13日,国内报告已有确诊病例55 748例(其中重症病例10 204例,包括重型和危重型)。

COVID-19重型病例多在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严重者可迅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难以纠正的代谢性酸中毒、出凝血功能障碍、脓毒性休克、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MODS)等,目前尚无特效治疗药物。血必净注射液(血必净)作为治疗重症疾病的代表药物,得到了广大中西医呼吸与重症医学专家的认可及推荐,并纳入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第五版)》(以下简称《诊疗方案》)[3],分别列入重型、危重型病例的其他治疗措施及中医临床治疗期中期(疫毒闭肺)、重症期(内闭外脱)的推荐用药。血必净注射液之所以受到中西医的普遍重视,不仅因为其临床疗效突出,而且证据基础扎实,同时能基于临床需求,不断深化研究。

1 血必净注射液治疗重症疾病的证据基础

近期由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牵头,联合44家研究中心开展的 “血必净注射液治疗脓毒症(Sepsis)疗效的多中心盲法随机对照临床研究”揭盲,共纳入1810例患者,结果显示与常规治疗相比,联合血必净注射液治疗可降低脓毒症患者28天病死率7.74%(P<0.001)。进一步验证了血必净注射液治疗脓毒症的临床疗效。1.2.2 血必净注射液治疗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2019年9月,由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白春学教授牵头,联合国内33家医院,历时三年完成的“血必净注射液与安慰剂治疗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SCAP)疗效的随机对照试验”研究结果在国际重症医学权威期刊Critical Care Medicine(CCM)发表[52]。该研究共纳入710例患者,研究结果表明,与安慰剂组相比,血必净注射液联合常规抗感染治疗,可显著降低SCAP患者的28天病死率8.8%(15.87%比24.63%;95%CI 2.4%-15.2%,P=0.006),提高肺炎严重指数(PSI)改善率14.4%(60.78%比46.33%;95%CI 6.9%-21.8%,P<0.001),平均缩短机械通气时间5.5天(11.0比16.5,P=0.012)和重症监护病房(ICU)住院时间4天(12比16,P=0.004)。该研究验证了血必净注射液改善重症肺炎终点结局的客观疗效。1.2.3 血必净注射液的临床安全性2013-2016年,在全国93家二甲级(含)以上医院开展了“血必净注射液上市后临床安全性集中监测研究”[53],共纳入31 913例使用血必净注射液的患者。研究监测到血必净注射液不良反应96例,不良反应发生率为0.30%,属于偶见级别,且均为药品说明中已载明的不良反应,主要与滴速过快和未冲管有关。所有不良反应程度轻微,经停药或对症处理后全部消失或缓解,未发生严重不良反应。研究结果表明,血必净注射液在临床合理使用的情况下安全性较高,发生不良反应程度轻微,转归良好。

2 血必净注射液被纳入指南及国家诊疗方案的情况

血必净注射液在脓毒症和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等治疗领域的疗效,得到了专家的广泛认可,自2013年以来,共被纳入11项诊疗指南或专家共识中[54,55,56,57,58,59,60,61,62,63,64],涉及社区获得性肺炎、脓毒症、脓毒性休克、卒中相关性肺炎、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百草枯中毒等多种危重病,其推荐情况详见表1。另外,自2008年来多次纳入多项重大流行病如人禽流感、甲型H1N1流感、人感染H7N9禽流感、登革热、中东呼吸综合征、埃博拉出血热等多项国家诊疗方案中[65,66,67,68,69,70,71]。在众多高质量研究证据及确切临床疗效基础上,血必净注射液于2019年被正式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72]。

 

 

3 研究前瞻

为尽快攻克COVID-19治疗难题,目前有超过100项临床试验在注册或开展中,其中备受瞩目的包括克力芝、阿比多尔、氯喹、瑞德西韦等抗病毒药物,但抗病毒药物对于阻断重症患者的病情进展可能作用有限,临床仍缺少对重症患者的治疗药物。因此,根据既往大量重症领域的研究证据,血必净注射液在治疗COVID-19重症患者方面有深入研究的价值。2020年1月21日,由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为研究负责单位,钟南山院士担任研究负责人,对“血必净注射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疗效的前瞻性队列研究”进行紧急立项,作为“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潜在药物疗效的前瞻性队列研究”的系列研究项目之一。随后该试验完成伦理审核、临床研究注册(注册号:ChiCTR 2000029381),近60家医院报名参加此项研究。截至2月13日,共有28家医院通过伦理审核,累计60例病例(重型50例,危重型10例)入组。在COVID-19临床诊治中,早发现、早治疗是控制病情进展的关键。按照《诊疗方案》的中医分期标准,本次疫情的特点80%多为初期(寒湿郁肺)或中期(疫毒闭肺)患者。因而,对于初期和中期患者应以早期“截断扭转”干预,减少病情进展为危重症的比例。目前《诊疗方案》中针对初期病人只推荐了中药方剂服用。按照中医“既病防变”理念和“截断扭转”理论,在西医基础治疗的前提下,已证明血必净注射液早期足量给药,在一定程度降低患者进展为重症[52],因而研究者们在也积极探索改良剂型,应用“血必净口服液”对COVID-19轻症患者进行临床疗效研究,相关试验也在积极申请开展中。另外,疫情被控制后,随之而来的是病患康复问题,肺损伤导致肺纤维化会很多见,血必净的化瘀通脉应该收到奇效。有学者运用现代色谱、化学和高通量活性跟踪技术,快速高效发现筛选血必净抑制新冠病毒的活性组分和活性化合物的研究也在积极开展中。血必净作为一种成分复杂的复方中药注射剂,通过“多成分-多靶点-多通路”作用机制发挥药理作用,其临床疗效确切,但因其成分复杂,具体药效成分、药理作用尚无法准确阐明。因而,运用现代药物分析技术,进一步揭示中药功效的科学内涵,为防治COVID-19提供具有显著治疗价值的中药先导化合物,对中成药“老药新用”及新药研发具有重要的临床价值和社会意义。近期在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明确要求“强化中西医结合,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及时推广有效方药和中成药。加快药物临床试验,有效的要抓紧向救治一线投放,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血必净注射液作为具有抗疫潜力的中成药,更要通过严谨、科学的研究与评价获得可靠证据,为临床抗疫一线提供有效、安全的治疗药物,提高治愈率,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

参考文献

[1] 世卫组织总干事在关于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国际卫生条例》突发事件委员会新闻通报会上的发言[EB/OL]. [2020/2/13]. https://www.who.int/zh/dg/speeches/detail/who-director-general-s-statement-on-ihr-emergency-committee-on-novel-coronavirus-(2019-ncov).

[2] 世卫组织将新冠肺炎命名为“COVID-19”-新华网. [2020/2/13].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0-02/12/c_1125561389.htm.

[3] 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的通知. [2020/2/13]. http://www.nhc.gov.cn/yzygj/s7653p/202002/3b09b894ac9b4204a79db5b8912d4440.shtml.

[4] 王今达, 李志军, 李银平. 从三证三法辨证论治脓毒症_王今达.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 2006,18(11):643-644.

[5] 王今达. 中西医结合治疗急性危重病的诊治思路与实践历程. 天津中医, 1998,6:2-3.

[6] 王今达, 崔乃杰, 高天元, 等. “菌毒并治”新理论临床应用价值的验证——“菌毒并治”治疗感染性多系统脏器衰竭50例的疗效观察. 危重病急救医学, 1989(00):5-8.

[7] 曹书华, 王今达, 李银平. 从“菌毒并治”到“四证四法” — —关于中西医结合治疗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辨证思路的深入与完善.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 2005,17(11):641-643.

[8] 马世堂, 俞浩, 张孝林, 等. 血必净组方药效物质基础与脓毒症多靶点作用效应研究.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5,35(11):1351-1355.

[9] 马世堂, 刘培勋, 龙伟, 等. 血必净抗炎作用药效物质基础和多靶点作用效应. 物理化学学报, 2009,25(10):2080-2086.

[10] 龙伟. “计算中药学”在中药药性及复方研究中的应用. 北京协和医学院, 2011.

[11] 欧娅, 黄耀星, 苏伟,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SAP大鼠TLR4信号通路介导肠黏膜屏障功能障碍的影响. 广州医药, 2019,50(03):1-5.

[12] 卢文静, 李伟哲, 王鑫, 等. 百草枯中毒大鼠肺组织中TNF-α、TGF-β_1、IL-13的表达及血必净注射液干预的作用.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9,28(32):3567-3571.

[13] 孙梦杰, 屠亚茹, 欧阳慧子, 等. 血必净注射液及其药代标示物对脓毒症大鼠炎性因子TNF-α、IL-1、IL-6、IL-8和IL-10表达的影响. 天津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8,37(01):13-15.

[14] 赵士兵, 何先弟, 汪华学, 等. 脓毒症大鼠血清高迁移率族蛋白B1的变化规律及血必净的干预效果研究.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4,34(06):739-744.

[15] Wang Q, Wu X, Tong X, et al. Xuebijing ameliorates sepsis-induced lung injury by downregulating HMGB1 and RAGE expressions in mice. 2015,2015:860259.

[16] 赵露茜, 朱国栋, 张靖轩, 等. 脓毒症大鼠IL-6、TNF-α、TH水平和D2活性变化及血必净注射液的干预研究. 实用医学杂志, 2018(16):2670-2674.

[17] 柴彦, 李静远, 柴艳芬, 等. 血必净注射液经肌醇需求酶1α信号通路影响组织因子凝血活性. 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18(2):159-163.

[18] 殷冬梅, 孙茜, 李银平,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脓毒症大鼠外周血组织因子微粒表达的影响.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 2009(9):564-565.

[19] 张之龄, 沈琪琦, 朱健, 等. 血必净对脂多糖诱导的急性肺损伤大鼠肺组织纤溶酶原激活物抑制剂-1表达的影响. 中国临床保健杂志, 2011,14(02):163-166.

[20] 吕杰, 杨劲松, 安友仲, 等. 活血中药对大鼠脓毒症早期循环及活化蛋白C的影响. 中国医药, 2010(3):212-214.

[21] 归咏刚, 姚咏明, 柴艳芬. 血必净注射液与活化蛋白C对脂多糖诱导大鼠单核细胞组织因子干预效果的比较研究. 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 2009(6):326-329.

[22] 李银平, 郑贵军, 武子霞,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脓毒症大鼠活化蛋白C及凝血功能的影响. 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 2008,15(06):361-364.

[23] 李银平, 乔佑杰, 武子霞,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脓毒症大鼠组织肿瘤坏死因子-α及凝血功能的影响. 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 2007(02):104-107.

[24] 李银平, 乔佑杰, 武子霞,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脓毒症大鼠血栓调节蛋白及内皮蛋白C受体基因表达的影响.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 2007(6):365-368.

[25] 刘梅, 邓星奇, 李文放,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脓毒症大鼠Claudin4蛋白和辅助性T淋巴细胞1型表达的影响. 上海医学, 2015,38(02):133-138.

[26] 张淑文, 孙成栋, 文艳,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脓毒症大鼠血清炎症介质及Th1/2的影响.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 2006(11):673-676.

[27] 戴新贵, 姚咏明, 艾宇航. 脓毒症大鼠调节性T细胞凋亡对辅助性T细胞漂移的影响及血必净注射液的干预作用.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 2009(3):135-138.

[28] 戴新贵, 姚咏明, 艾宇航. 血必净注射液对脂多糖刺激大鼠调节性T细胞凋亡及其介导效应T细胞免疫功能的影响. 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09(9):932-936.

29孙雪东, 严一核, 褚韦韦, 等. 血必净通过Rho激酶信号通路对脓毒症急性肾损伤后肾小管细胞的影响研究. 中国全科医学, 2017,20(23):2868-2874.

[30] 孙雪东, 严一核, 刘芳, 等. 血必净对脓毒性急性肾损伤大鼠肾小管细胞凋亡和相关蛋白表达的影响. 中华危重症医学杂志(电子版), 2016,9(05):315-320.

[31] 何先弟, 颜培娥, 邹琪, 等. 血必净对鲍曼不动杆菌脓毒症大鼠中性粒细胞翻译控制肿瘤蛋白表达的影响. 中国临床药理学与治疗学, 2014,19(01):29-32.

[32] 陈学武. 血必净对脓毒症大鼠T细胞凋亡和PD-1/PD-L1表达的影响. 医学信息, 2014(26):233-234.

[33] 常文秀, 王勇强, 高红梅, 等. 脓毒症大鼠脾细胞凋亡、凋亡相关蛋白表达及中药血必净的影响.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0,20(01):20-22.

[34] 王勇强, 常文秀, 曹书华. 血必净调节脓毒症脾组织Fas Bax蛋白表达改善免疫麻痹的实验研究. 中国急救医学, 2007(10):905-908.

[35] 王薇, 张玉想, 李宏山, 等. 血必净对脓毒症早期大鼠急性肺损伤的作用及可能机制. 现代生物医学进展, 2017,17(25):4820-4823.

[36] 侯俊德, 宋子贤, 张玉相, 等. 血必净对脓毒症大鼠体内MMP-9水平的影响及对肺脏的保护作用. 河北医药, 2014,36(05):645-647.

[37] 孙琦, 左和平, 汤鲁明, 等. 脓毒症大鼠肺基质金属蛋白酶-2/9表达与血必净干预. 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11(4):385-390.

[38] 何健卓, 尹鑫, 马世玉,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脓毒症大鼠心功能及内皮功能的影响. 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 2017,15(14):1710-1715.

[39] 赵光举, 李忠旺, 孙琦,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创伤弧菌脓毒症大鼠肺组织诱导型一氧化氮合酶及一氧化氮的影响. 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 2010(2):99-101.

[40] 朱海云, 郑贵军, 李银平,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脓毒症大鼠低氧诱导因子-1α及其靶基因诱导型一氧化氮合酶表达的影响. 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 2010(2):96-98.

[41] 崔莹, 张玉想, 李春学, 等. 血必净注射液对脓毒症肾脏损伤大鼠一氧化氮及其合酶作用的影响.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 2009(8):497-498.

[42] Shi H, Hong Y, Qian J, et al. Xuebijing in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sepsi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2017,35(2):285-291.

[43] 许月球. 血必净注射液治疗脓毒症免疫功能紊乱的系统评价. 广州中医药大学, 2016.

[44] 孙红双, 吕菁君, 魏捷. 血必净注射液对脓毒症患者凝血功能影响分析. 临床药物治疗杂志, 2015(04):41-46.

[45] 许玉琼, 耿焱, 童华生, 等. 血必净注射液提高脓毒症患者生存率的Meta分析. 中医药临床杂志, 2014(05):456-460.

[46] 李娜, 蒋林伟, 俞璐, 等. 血必净注射液治疗脓毒症的系统评价. 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13(22):8-11.

[47] 孙春丽, 庄燕, 王醒. 血必净注射液治疗脓毒症的Meta分析. 中国中医急症, 2012(03):411-413.

[48] 张友来, 邹立津, 辛国华, 等. 血必净注射液降低脓毒症死亡率有效性的研究. 中成药, 2010(10):1668-1670.

[49] 刘清泉, 程发峰, 孔令博. 血必净注射液治疗脓毒症的系统综述. 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 2010(18):212-215.

[50] 胡晶, 商洪才, 李晶, 等. 血必净注射液治疗脓毒症的系统评价. 解放军医学杂志, 2010(01):9-12.

[51] Li C, Wang P, Zhang L,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Xuebijing injection (a Chinese patent) for sepsis: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J Ethnopharmacol, 2018,224:512-521.

[52] Yuanlin S, Chen Y, Yongming Y, et al. XueBiJing Injection Versus Placebo for Critically Ill Patients With Severe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Critical care medicine, 2019,47(9).

[53] Zheng R, Wang H, Liu Z, et al. A real-world study on adverse drug reactions to Xuebijing injection: hospital intensive monitoring based on 93 hospitals (31,913 cases). Ann Transl Med, 2019,7(6):117.

[54]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急救医学专业委员会. 脓毒症中西医结合诊治专家共识. 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 2013,25(4):194-197.

[55] 中国医师协会急诊医师分会. 急性百草枯中毒诊治专家共识. 中国急救医学, 2013,33(6):484-489.

[56]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急救医学专业委员会. 老年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中西医结合诊疗专家共识(草案. 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 2014,26(7):449-453.

[57] 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 中国严重脓毒症/脓毒性休克治疗指南(2014). 全科医学临床与教育, 2015,13(04):365-367.

[58] 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 脓毒症患者围术期管理的专家共识. 中华麻醉学杂志, 2015,35(10):1165-1177.

[59] 王力军, 柴艳芬. 脓毒症并发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诊治急诊专家共识. 实用检验医师杂志, 2017,9(03):129-132.

[60] 中华中医药学会. 中医药单用联合抗生素治疗常见感染性疾病临床实践指南-脓毒症.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7.

[61] 中华中医药学会. 中医药单用联合抗生素治疗常见感染性疾病临床实践指南-社区获得性肺炎.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7.

[62] 中国医师协会急诊医学分会,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休克与脓毒症专业委员会. 中国脓毒症/脓毒性休克急诊治疗指南(2018). 临床急诊杂志, 2018,19(9):567-588.

[63] 王拥军, 陈玉国, 吕传柱, 等. 卒中相关性肺炎诊治中国专家共识(2019更新版). 中国卒中杂志, 2019,14(12):1251-1262.

[64]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急救医学专业委员会. 脓毒性休克中西医结合诊治专家共识. 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 2019,31(11):1317-1323.

[65]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健康委员会政府信息公开. 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印发《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2009年第三版)》的通知[EB/OL]. [2020/2/13]. http://www.nhc.gov.cn/xxgk/pages/viewdocument.jsp?dispatchDate=&staticUrl=/yzygj/s3593g/201306/5fc4b2d158d7475fa0da32e959f9a7ac.shtml&wenhao=

卫发明电〔2009〕188号&utitle=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印发《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2009年第三版)》的通知&topictype=&topic=&publishedOrg=医政医管局&indexNum=000013610/2013-00220&manuscriptId=5fc4b2d158d7475fa0da32e959f9a7ac.

[66]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健康委员会. 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印发人感染H7N9禽流感诊疗方案(2014年版)的通知. [2020/2/13]. http://www.nhc.gov.cn/xxgk/pages/viewdocument.jsp?dispatchDate=&staticUrl=/yzygj/s3593g/201401/3f69fe196ecb4cfc8a2d6d96182f8b22.shtml&wenhao=国卫办医发〔2014〕6号&utitle=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印发人感染H7N9禽流感诊疗方案(2014年版)的通知&topictype=&topic=&publishedOrg=医政医管局&indexNum=000013610/2014-00040&manuscriptId=3f69fe196ecb4cfc8a2d6d96182f8b22.

[67]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健康委员会. 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印发登革热诊疗指南(2014年第2版)的通知. [2020/2/13]. http://www.nhc.gov.cn/xxgk/pages/viewdocument.jsp?dispatchDate=&staticUrl=/yzygj/s3593g/201410/d417aa2e783949e48f8a7366d7fdfacc.shtml&wenhao=国卫发明电〔2014〕66号&utitle=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印发登革热诊疗指南(2014年第2版)的通知&topictype=&topic=&publishedOrg=医政医管局&indexNum=000013610/2014-00324&manuscriptId=d417aa2e783949e48f8a7366d7fdfacc.

[68]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诊疗方案(2015年版). 中国病毒病杂志, 2015,5(5):352-354.

[69] 卫生部办公厅. 人禽流感诊疗方案(2008版). 光明中医, 2009,24(3):

Ⅰ-Ⅶ.

[70]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做好人感染H7N9禽流感医疗救治工作的通知. [2020/2/13]. http://www.nhc.gov.cn/xxgk/pages/viewdocument.jsp?dispatchDate=&staticUrl=/yzygj/s3593g/201701/2dbdbc6e82dd4fdfa57508499f61cdfc.shtml&wenhao=国卫发明电〔2017〕3号&utitle=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做好人感染H7N9禽流感医疗救治工作的通知&topictype=&topic=&publishedOrg=医政医管局&indexNum=000013610/2017-00029&manuscriptId=2dbdbc6e82dd4fdfa57508499f61cdfc.

[71]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关于印发中医药治疗埃博拉出血热专家指导意见(第一版)的通知. [2020/2/13]. http://www.catcm.org.cn/newsmain.asp?id=6069.

[72] 国家医疗保障局 医保动态 国家医保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印发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准入药品名单. [2020/2/13]. http://www.nhsa.gov.cn/art/2019/11/28/art_14_2052.html.

转载:直通财经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如果对您有帮助,留下您的阅读感言吧!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本类排行
相关标签
本类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7-2018 备案号:
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跟我们联系.